×

新闻动态

+-
为什么95后明星的“富二代人设”这么吃香?时间:2020-01-12 15:24 浏览次数:

  2019和2020的交接之际,最让人“真香”的两个男明星应该就是张若昀和郭麒麟了吧。

  有趣的是,这两个人因自己在《庆余年》中的表现而火起来,围绕他们的话题却总也少不了与他们的父亲有关。

  张若昀的父亲是著名导演和电视制作人张健,吃瓜群众对他的情史一直处于好奇但理不清剧情的状态,也经常对他们的父子关系猜测纷纷;

  郭麒麟是郭德纲的大儿子,在管教严厉的家风中长大,前不久还因为在话剧结束后得到郭德纲的认可而忍不住大哭。

  想当初的张默、房祖名、李天一们,都因为一些顽劣甚至违法的事迹,不仅断送了自己的前途,连带着让父辈的名声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些“将门犬子”也因此慢慢在人们心中坐实了“星二代普遍都是纨绔子弟”的负面印象,毕竟他们本能得益于父辈积累下的财富和资源,却偏偏放纵自己、走上歧途。

  这个印象有多根深蒂固呢——后来人们想夸夸新的星二代都心有余悸,你瞧这遣词用句:另类!不坑爹!不是纨绔子弟!

  除了张若昀郭麒麟,比如演戏的董子健、马思纯,唱歌的窦靖童,整体上都自带一种不卑不亢的自信和踏实。

  他们因为星二代的身份而有了比别人更高的起点,但在自己的领域里倒也算做得本分,因而不会招致非议,也逐渐获得了认可。

  还有一类星二代,没多少拿得出手的作品,业务能力也不及父辈,比如乖巧地贩卖青春少男少女形象的欧阳娜娜和陈飞宇,在综艺中因为宠妻而扭转了风评的向佐。

  但他们倒也不会因为二代光环而做出什么引众怒的事情,也算是填补了某些市场需求。

  你会发现,虽然这些星二代们的确是仰仗了父辈的财富和资源,却都在以更聪明的方式占领着人们的注意力。

  家境优渥的美少女用非常生活化的面貌示人,亲切可爱的样子总会让人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和她没什么区别。

  可她又的的确确是在普通人难以触及的云端,过着人们(特别是女孩子)想象中一个富家美少女该拥有的、令人羡慕的生活。

  就是这种不断交织的亲近感和距离感,使这些二代们的光环保持在一个足够明亮、又不会刺目到惹人厌的程度。

  虽然“仇富”是一种亘古不变的普遍心理,但如今自带家产入场的年轻明星却得到了豁免。

  换句话说,家境殷实、从小在优越的生活条件中长大,反而成了现在明星身上引人注目、甚至能圈粉的一个特点。

  当红偶像朱正廷、黄明昊当初在韩国参加选秀的时候,就曾因为被注意到穿的私服都是奢侈品大牌而得到了韩国网友的惊叹,后来还因有钱被中国粉丝赐名朱有财和贾富贵。

  现在娱乐圈年轻明星里的有钱人多到什么地步呢?开玩笑地说,扔块石头能砸到好几个粉丝口中的大少爷、小富婆、人间富贵花。

  在被津津乐道的“我爱豆家有多有钱”的事迹中,包括但不限于家里开茶庄的、专门开个公司让她做明星的、家住上海内环大别墅的、几十万一块的手表有一抽屉的……

  “哥哥不好好做明星就要回去继承家产了”,这可能还真不是一句玩笑话,反而是一种像八卦谈资一样让人印象深刻的特点。

  当然,没有人会傻到刻意当众炫耀自己是个富二代,因为对于炫富这件事大众的态度很明确:没人喜欢那些踩在父母肩膀上还耀武扬威的人。

  但当粉丝自己发现喜欢的人原来出身优渥时,便会莫名产生一种“与有荣焉”的自豪感:

  你看我们家爱豆,他不仅(以下省略彩虹屁10000字),他还是个那么有钱的小少爷,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

  香港影视的黄金时期,几乎每个你知道的明星在入行初期都离不开穷与苦的底色。

  80后港台明星的成名路上,都还有着不少耳熟能详的咸鱼翻身逆袭故事:杨丞琳、林依晨、汪东城……很多人当明星一开始都曾努力贴补家用,甚至进入演艺圈就是为了替家里还债。

  对于内地明星来说,很长一段时间内,大部分人进入演艺圈走的也都是考科班入行的常规路径。回顾他们早年的经历时,很难听说有多少人走这条路的起点,会和“家境好”挂上钩。

  恰恰是在镁光灯下取得成功、获得名利与财富,才让他们拥有了从无名小卒到出人头地的草根励志故事,完成了“鲤鱼跃龙门”的阶层上升。

  但随着经济和社会发展到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你会发现,越来越多往演艺圈涌入的年轻人其实一开始就在龙门的那一头。

  一方面,已经变成娱乐圈中坚阶层的50-70后们,他们的孩子已经到了可以向行业输送的年纪。

  于是陈飞宇、窦靖童、木村光希们,几乎是理所应当地从一开始就以受人瞩目的身份出现,也理所应当地享用着父母积累下的优质人脉和资源。

  而对于那些年纪更小、从小在娱乐化世代耳濡目染长大的青少年来说,进入演艺圈依然是个富有吸引力的选择,这一点从中国国内不断水涨船高的艺考、练习生培训产业就可见一斑。

  但这个行业也竞争愈发激烈、前途愈发迷茫,不是所有人都敢靠着用爱发电就投入其中。

  网易数读根据公开数据进行的统计显示,在这两年的年轻偶像大混战中,来自东南沿海经济发达省份的练习生占比相当可观,那些家里有钱已经是公开秘密的爱豆,也几乎都是来自这些省份。

  在如今的社会中,当年轻人面对令人神往但就业前景并无保证的职业时,最能让人有底气的大概只有家庭能负担的成本,和帮忙兜底的退路。

  所以,年轻偶像们被扒出来的优越家境,恒煊官方登录入口其实是“少爷下海”这种现象背后非常重要的推动力。这也无形中也提高了后生进入这个领域的门槛,“逐梦演艺圈”越来越价格不菲。

  想在那些回报丰厚、令人垂涎的行业立足,家里有人或者有矿,总得占上一样,不然谈何容易?

  我们往往把这种上升通道的缩紧称作“阶层固化”,演艺圈的现状也只是其中一种表现——草根起家的传统励志故事只会越来越少,因为根本不是所有人都负担得起愈发昂贵的入场券。

  如果说这道壁垒是一个行业发展至此的必然结果,那么它和社会整体风气是如何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名利场外的看客,其实更值得我们深思。

  粉丝似乎是真心实意地觉得,因家境而天然带来的令人望尘莫及的气质是一个人值得吹捧的特质。

  尤其是现在明星越来越像被精美包装、放在架子上用来观赏的商品,他们身上与金钱家世相关的优越性,愈发像一面映射出普通人心底艳羡与渴望的“厄里斯魔镜”。

  比如从条件非常普通的家庭走出的赵丽颖、杨超越们,当她们有了争议举动或仅仅是穿着不够洋气时,看客往往不能做到就事论事,“农村土包子”、“乡下人就是如何如何”等等联系到其出身的刻薄评价总会过于轻易地被盖到他们头上。

  娱乐圈新生代明星身上体现的“英雄要问出处”其实只是一个缩影,因为不加掩饰的嫌贫爱富本就是当下舆论撕裂的主旋律。

  每逢能和家庭出身相关的社会话题,网友们无休止的争吵中常常不自觉地流露出富与贫、城与乡、甚至贵与贱的二元对立。

  “天然拥有财富与资源的人去攀爬星空,出身贫穷的人注定脱离不了水沟的阴霾”,比这样的现象成真更令人担忧的是,多少年轻人从一开始就不觉得这有什么不正常。恒煊官方登录入口

  “有必要为了人脉和大学同学搞好关系吗”的网络热帖中,一个热评曾引发网友争吵

  那时的富家子弟普遍承受着被仇富心理扫射的敌意,比如当留学生在国外开豪车遭遇不测的新闻传到国内时,评论区一定会充斥着“富二代死有余辜”的叫嚣。

  我们花了不少的时间,扭转了“有钱人一定都是纨绔子弟”的恶意偏见,但如今在拜金主义逐渐盛行的风气中,好像又慢慢开始偏向另一种极端。

  到底怎么才能解除金钱家世在一个人身上施加的buff和debuff,也解除在我们思维模式上施加的枷锁,这或许是我们在社会的高速发展中总要不断面对的问题。

sitemap sitemap